天津自由行推荐社区

天津“瓷房子”缩水百亿上拍,风光一时的文化地标何以沦落至此?

张张丽摄影俱乐部2019-03-21 16:31:20

       

     你见过这样疯狂的场景吗?一幢有着100多岁的法国格调小洋楼,被4亿块古瓷片、1.6万块古瓷器、300尊汉白玉雕刻、100多个明清瓷猫枕、20吨天然水晶和玛瑙包裹和装点着……

这座坐落于天津五大道的瓷房子在2016年曾被估值98亿曾为北洋政府外交高官黄荣良故居,紧邻张学良故居,属于不可移动文物,甚至曾与法国巴黎卢浮宫、蓬皮杜艺术中心一同当选为“全球十五大设计独特博物馆”。而最近,这栋价值近百亿的瓷房子以1.4亿的价格悄然登上拍卖网站。



“瓷房子”的前世今生

瓷房子在天津的赤峰道上,距离张学良跟赵四小姐在天津的旧居只有几步之遥,前身是栋法式小洋楼,有100多年的历史。

这座房子过去的主人叫黄荣良,是清末民初一位外交家,安徽省无为县人,他代表北洋政府收回了天津德租界和俄租界,寓居天津后,还曾做过新书学院的校长。1927年他离职后并没有落叶归根,而是选择回到天津,寓居在天津法国租界丰领事路(今赤峰道)一幢别墅里。也就是如今的瓷房子。


黄荣良走后,别墅成了银号,解放后,又成了天津市和平区工商局。后来工商局迁新址,一直闲置,直到2000年,收藏家张连志把它买下来,才开始慢慢的变身为瓷房子。

有关“瓷房子”主人张连志的家族身世,在天津一向广有传闻。张连志儿时的家位于今天的意大利风情区内,那里早年曾是意大利租界,包括粱启超、冯国昌、李叔同、袁世凯等近现代名人都曾在这里居住。传闻中的张连志是清末“天津八大家”之一的盐商张家的后人,其家族里不少人都曾非富即贵。对于这些传说,张连志个人则很少回应。



而在有限的公开的资料里,1957年出生于天津的张连志,身上却并没有巨富显贵明显的标签。按照他的说法,其母亲是督军孟恩远的后人,父亲爱好古玩收藏,因此自己从小就对古董感兴趣。

上世纪80年代,张连志下海经商,将时下紧俏的南方商品倒卖到北方,让他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到90年代初,张连志发现经营“生猛海鲜”的餐馆在南方很火爆,而位于北方的天津还没有,于是1992年,张连志在天津开设了第一家“活鲜”餐馆——“粤唯鲜”。


首家餐馆选址天津另一处知名古建筑,由意大利设计师鲍乃弟设计的“疙瘩楼”。爱好收藏的张连志将其多年收藏的诸多藏品珍玩陈列其中,一度闻名天津,并被冯骥才称作“能吃的博物馆”。粤唯鲜旗下的三家餐馆,还被收入吉尼斯世界纪录,成为世界上收藏文物最多的酒家。据天津人回忆,巅峰时期,想去粤唯鲜酒楼吃饭需提前三个月预订。



过去多年间,张连志在天津都相当低调,但在外界眼中,能在90年代随意领养珍禽异兽,所开餐馆遍布古玩珍宝,可谓“隐形巨富”。2002年,他又斥资3000万元买下了位于天津市中心赤峰道的著名外交家黄荣良故居,并开始着手将其改造成今天的“瓷房子”。



2007年9月3日,天津“瓷房子”举办开馆仪式,这场盛会邀请到了多位政府领导、来自40多个国家的驻华大使、知名作家等各界人士。在众多媒体的聚光灯下,天津市政协委员、著名酒楼“粤唯鲜”的董事长张连志与他的“瓷房子”一举赢得了大范围关注。

然而,正是因为这栋建筑,张连志却陷入了长达五年的贷款泥潭,因为建设“瓷房子”资金链紧张,它的主人张连志用名下的公司贷款,欠下巨额债务。曾经外界眼中的豪门后代,坐拥价值“百亿”资产的张连志,今天却已无力拿出多余的钱,偿还法院所裁定的1亿元借款。


张连杰的助理黄小燕透露,张连杰对拍卖起拍价格有异议,称他委托的评估机构单是给房产的价格评估就有3.7个亿,如果包括古董,价格就是99个亿。

张连杰的代理律师王殿学告诉记者:“我们已向法院提交了终止拍卖的申请。”



争议,从来没有离开过“瓷房子”

尽管“瓷房子”已经成了去天津旅游不可不提的一道风景,而在上拍的消息传出后,还有人发起了“保卫瓷房子”的行动,但是有关瓷房子的争议,却一直没有停息。

一位去过瓷房子的网友说,抬头看见贴满密密麻麻瓷片的屋顶,“密集恐惧症都犯了”。在某摄影论坛上,有人发帖请教瓷房子的拍摄技巧,因花色太多、瓷面又反光,很难拍摄,有摄友回复,“别拍了,那房子太丑了”。


面对审美上的非议,张连志显得很淡定,他认为每个人的观点不同,“一个作品出来,肯定有人不理解。”在他看来,瓷房子更重要的是传递一种瓷器文化。

瓷房子内外贴满的瓷片真假亦是争议焦点。



张连志对外宣称,所用的全都是真正的古瓷片,还有钧窑、定窑等名窑瓷片。他曾放言,如果谁能找到一片新的现代瓷片,“奖励10万元”。

对于张连志的说法,文物鉴定师、中国文物基金会专家委员边正明则毫不客气地指出,瓷房子的瓷片并不全是古代的。这些瓷片有一大部分属于清代晚期,历史价值不是很高,还有一部分是现代工艺品。即使是古代的,也“绝大部分是普通的民窑瓷器”,“没有非常精美的,包括梅兰竹菊、花卉的、其他有典故的东西,几乎没有。”



对于瓷房子悬赏10万元“寻新瓷”的说法,边正明委婉地说,“我只能说,再过200年全是老的。”

与外观美丑、瓷片真假的质疑相比,瓷房子更受诟病的是涉嫌破坏文物。

公开资料显示,2005年8月31日,天津市政府批准首批323幢历史风貌建筑名单,瓷房子赫然在列,保护等级为“重点保护”。



2005年9月1日正式实施的《天津市历史风貌建筑保护条例》第十九条规定,“重点保护的历史风貌建筑,不得改变建筑的外部造型、饰面材料和色彩,不得改变内部的重要结构和重要装饰。”

一位原天津博物馆的研究人员称,瓷房子的改建显然违背了这一规定,对建筑的饰面材料进行了改变。

天津民间志愿者组织“天津记忆”,自成立以来就活跃在保护建筑遗产领域,在天津颇有名气。他们一直关注和批评瓷房子以及“疙瘩楼”的改建行为,曾多次在网上发帖,记录两栋建筑遭受破坏的全过程。


他们表示,张连志对黄荣良旧居和疙瘩楼用所谓的各种“文物”瓷片装修,装修后的样子“不仅不是天津历史风貌建筑的代表,反而是破坏的典范,内外装饰毫无美感,严重拉低审美水平,可以说是天津的一道疤痕。”

边正明说,他和一些周边市民聊过,在他们小时候的印象中,这片楼房不同于普通民宅,是法式建筑,有历史有故事,现在被瓷片完全掩盖了,“是对历史文化的一种破坏”。



“瓷房子”贴瓷片的行为确属违法。黄荣良故居属于不可移动文物,装修整改需要向有关部门申报,而“瓷房子”在装修前并未进行申报。”天津市和平区文物所相关负责人表示,文物所在管理上没有强制力,因此只能多次对其提出警告。

既然属于违法,那“瓷房子”是如何被认定为3A景区以及博物馆的?


上述文物所负责人表示,3A景区的评定属于旅游局负责,博物馆的申报属于民政局负责。“3个部门间信息不对等使其有机可乘。”

与“瓷房子”情况相同的,还有位于河北路上的“疙瘩楼”。“国家文物局每次培训都将‘疙瘩楼’作为天津的反面典型。相关部门也曾多次对‘疙瘩楼’下发整改通知,甚至提起诉讼,但都没有结果。”该负责人无奈地说道。


想了解更多信息,点击下方二维码关注吧!!!


Copyright © 天津自由行推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