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自由行推荐社区

平生快事走天津

雁门郡2018-11-08 15:03:03

儿子在天津工作快一年了。今年11月底,他给家里打电话,要我们老两口去天津看看。


妻患神经性皮炎,找了一个很好的中医,治疗效果明显,正在第三疗程服药期,不能去。妻对儿说:“让你爸爸去吧!”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去天津。如果不是儿子在此,今生我或许就永远不到天津,因为咱老百姓没闲钱,偌大中国,有那么多你没有到过的地方,名山大川,通都大邑,转的过来吗?


妻对我说:“人家别人在天津举目无亲,已经不知道去了多少回了,如今咱儿在天津,又让咱去,快去吧!”


11月底下了场大雪,又是雾霾天。我在网上购好11月25日的票,19点03分开车,我18点打车过去,路上拥挤,到站后正好19点,入口已经关了。只好退票,改乘27日同时段车。打出租车返家时,我给儿子打了电话,说明情况。儿子说:“也好,你来了正是星期六,我领着你转转。”我说:“你给问问天津最好的书店在哪儿,别的地方我就不去了。”


坐了一晚上车,11月28日凌晨6点多到了天津站,然后打出租到儿子居住的河北区泰兴路。出租车司机问我到泰兴路什么地方,我把儿子发来的短信递给他看。他说:“这不行,我得问问你儿子具体在哪儿,否则就得走冤枉路。”他跟我儿子通话后,才放心地说:“走吧,一会儿就到!”


司机的举动使我心中一热。很多年前我到过两次北京,都是出租车司机拉着绕弯儿,欺负外地人不认路,天津出租车司机不是这样。以后的两天,我和儿子打出租车往返,司机们都是捡近道走,而且和你详细介绍天津的情况,我们向人问路时总能得到热情的回答。作为父亲,我为儿子能到天津这样民风厚朴的城市工作,感到由衷的高兴。


儿子和三位同事租住在泰兴路公寓,一人一间卧室。地下是多日不扫的纸屑、瓜子皮,厨房里放着切开的白菜,还有未洗的碗筷刀具。


晚上,儿子到另一栋楼和同事伙睡,让我睡他的床。躺下后,我才感到床单下没褥子。被子是他从西南交大研究生毕业时新买的,厚墩墩的,盖上能够抵御冬日北方的严寒。


一张写字台上面放着单位发给他的笔记本电脑,常戴的防水手表,抽屉里放着一些专业书籍。靠墙的一面放着一只塑料收容箱,另一面是一个拉链衣柜。衣服虽然不少,但没一件正经东西。我们家是普通的工薪阶层,好多年来儿子的衣服就不上档次。如今他虽然挣上工资了,施工期间的工资加补助上万,但积习难改,还不会生活,还不会照顾自己。


和儿子在天津转了两个书店,买了些书。我们又到古文化街买了两串崖柏手串,我又买了条蜜蜡佛珠,很漂亮。


在天津转悠的两天,打出租、吃饭基本是儿子花钱。从小到大一直是他问我们要钱,如今突然花起儿子的钱,心里真是五味杂陈。


准备回家时,我对儿子说:“你给我100块钱,我怕路上不够!”儿子说:“拿上500吧!”我说:“那就拿上200吧!”


窗台上放着很多洗发液、沐浴液、液体肥皂,地下还放着一桶花生油,是他单位发的。儿子说:“爸爸你有力气都拿回去吧!”我说:“我拿上几个洗发的还有云南白药牙膏吧,别的我拿不了!”


儿子又从拉链衣柜里取出十双白线手套说:“这你带回去,冬天骑摩托不冷,都是纯棉的!”我说:“摩托早丢了!”儿子说:“丢了就丢了,经常骑摩托不安全!”


我把这十双棉线手套放进背包的底部,确实,它们都是纯棉的,是儿子在祖国大江南北、长城内外,铁路建设施工时常戴的。棉线手套是寻常之物,算不得什么特别的礼物,但在我心中却珍贵无比,因为它是我们家庭之花盛开的最好见证。我出身苦寒,深知百姓子弟一粥一饭来之不易——摸着它,就像是摸住了儿子开创的崭新生活,感到了祖国在料峭春寒中那遍布旷野的隐隐绿意。


回家后的第二天,我和妻就上街,给儿子做了一条新疆棉花做的新褥子,整整8斤棉花,当天就给他寄走了。


在这寒冷的冬天,我们愿他过得暖和,也期盼所有离家在外的游子——你们都有一个温暖幸福的人生!


Copyright © 天津自由行推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