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自由行推荐社区

【穿越时光】如果他们还在 会怎么评价天津?

天津玩儿嘛2019-06-19 03:26:17

天津玩儿嘛微信号 tianjinwanerma这里是最新最热玩乐信息的集散地,这里有最热情最时尚的玩家 ,让我们一起玩儿转天津,玩儿出精彩,玩儿出境界!


翻看天津近代历史,那一个个响当当的名字总如走马灯一般在眼前你来我往。他们串起了一段段精彩的历史故事,成为天津这座城市最浓重而亮丽的底色。如今几番轮回,那些曾经的风云人物早已不在,却让人不禁联想,如果他们还在,对于天津该是怎样一番评价?


张学良:天津,我在这里遇见她@赵四小姐

张学良与赵四


少帅张学良在天津虽然居住时间不长,却在这里遇见了他一生的伴侣赵一荻。约是在1928年,不到30岁正春风得意的少帅张学良在天津舞场上结识了还在上中学的赵四小姐,两人当下情投意合,一年后赵四小姐不顾家人反对,与张学良私奔,并在各方的瞩目下未婚生子,成为当时上流社会津津乐道的新闻。回顾这对传奇夫妇的情感历程,坎坷颇多,但在天津的那段初遇时光,应该是两人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相关景点:张学良故居


张学良故居坐落法租界32号路(今和平区赤峰道78号),是一所西洋集仿式楼房。张氏在二、三十年代来津常住此处。

张氏故居有前后两幢砖木结构楼房,前楼建于1921年,为三层带地下室;后楼为二层,建于1926年。两幢共有楼房42间,建筑面积1270.4平方米。建筑总面积1401.65平方米,总占地面积1.495市亩。

该所建筑造型豪华、美观、大方。前楼正面二、三层设有屋顶平台;室内宽大考究,内部楼梯、地板、门窗等均采用菲律宾木料;卫生设备具全,院内广植草坪。


张爱玲:天津,童年的美食记忆

张爱玲


沪上才女张爱玲儿时曾经随家在天津生活6年,而对于天津印象最深的,或许就是天津的各种美食,特别是那一道鸭舌小萝卜汤,令她颇为难忘。“小时候在天津常吃鸭舌小萝卜汤,学会了咬住鸭舌头根上的一只小扁骨头,往外一抽抽出来,像拔鞋拔。与豆大的鸭脑子比起来,鸭子真是长舌妇,怪不得它们人矮声高,‘咖咖咖咖’叫得那么响。汤里的鸭舌头淡白色,非常清腴嫩滑,到了上海就没见过这样的菜。”即便搬到上海,张爱玲仍难忘天津的美食。20世纪40年代末,天津起士林在上海分设了咖啡馆,张爱玲成为了那里的常客。后来张爱玲曾这样回忆:“在上海我们家隔壁就是战时天津新搬来的起士林咖啡馆,每天黎明制面包,拉起嗅觉的警报,一股喷香的浩然之气破空而来……”


霍元甲:我是天津人,不是广东人!

霍元甲


一代宗师霍元甲是地地道道的天津人,世居天津静海小南河村,其成名也在天津。史料记载,1901年有一俄国人来天津卖艺,在报纸上发广告自称“世界第一大力士”,打遍中国无敌手。霍元甲看了广告极为气愤,并提出要与之决一雌雄。或许是迫于霍元甲的气势,“俄国大力士”竟不战而逃,霍元甲从此声名鹊起。在天津,霍元甲还曾结识义友大刀王五,后来王五被八国联军斩首示众,霍元甲冒死盗回首级,将义士身首合葬,义气之重令人钦佩。然而由于80年代香港电视剧《霍元甲》的热播,让很多人都误以为霍元甲来自广东,霍先生若泉下有知,想必也会感到无奈吧。


相关景点:霍元甲故居

霍元甲故居纪念馆位于天津市西青区精武镇,为小三合院式清代民宅建筑,系统陈列着霍元甲生前习武、务农、生活的大量珍贵实物展品及“霍氏家谱”及部分珍贵照片和资料。


李鸿章:天津,无语凝咽

李鸿章


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在天津度过了30多个春秋。任职期间,他在天津兴修铁路、搭建电报、大办军需工业,风风火火开展洋务运动,然而在天津的一番丰功伟绩却没能将他的好名声保持到底,《马关条约》、《辛丑条约》两张卖国条约使他被成为千古罪人。而他也再没能让在战火中饱受摧残的天津工业重新恢复。


相关景点:天津李公祠


李公祠即李鸿章祠堂,原名李文忠公家祠,位于河北区天纬路李公祠西箭道4号。原建筑拆毁并改建学校,现为天津市五十七中学校址。学校周围仅存留李公祠大街、李公祠东箭道和李公祠西箭道的名字。


李公祠被拆除后,那些精美壮观的建筑除六角亭被移到北宁公园、部分石碑被移至天津市历史博物馆和中山公园外,其余的均已荡然无存。

曾国藩:天津?毁我一世英明!

曾国藩


1870年春夏,着名的“天津教案”爆发,天津民众因不满法国人虐待婴儿火烧望海楼等4座教堂,并杀死数十名法国人和中国信徒,引起中法之间交恶。时任直隶总督的曾国藩经过一番调查后,考量度势,最后决定将闹事严重者处死、充军流放,将天津知府知县充军发配,并赔偿外国人损失46万两银,并由崇厚出使法国道歉。这个结果,令朝廷人士及民众舆论均大为不满,痛骂曾国藩“卖国贼”、“湘军之耻”,曾国藩一生自居“忠臣”英明,毁于一旦。天津教案事件后一年,曾国藩自觉“内疚神明”,与世长辞。


相关景点:望海楼教堂

望海楼教堂位于天津市河北区狮子林大街西端北侧,以其旧址望海楼而得名,旧称圣母得胜堂,建于1859年,是天主教传入天津后建造的第一座教堂。望海楼教堂坐北面南,为石基砖木结构,正面有三座塔楼,远望呈笔架形,具有欧洲哥特式建筑风格。该教堂作为“天津教案”的重要遗址,1988年被国务院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870年,它首次被烧毁,民间称之为“火烧望海楼”,史称“天津教案”。


梁启超:饮冰于此,忧国忧民

梁启超


晚年的梁启超告别官场后,远离北平政治中心,选择了在天津静心着书立说,他在天津修建了自己的住所饮冰室,并在这里居住了21年。在这期间,他潜心思考中国社会的走向,探讨中西文化的融合。和此前以引进西方文化为主的思路不同,他在此一时期提出了“拿西洋的文明来扩充我的文明,又拿我的文明去补助西洋的文明,化合起来成一种“新文明”的主张。这种调和东西文明的思想文化主张的出现,是梁启超在反思过去30多年如梦般的政治生涯的基础上,结合1919年游欧时进行的实地考察,深思熟虑、提炼升华的结果。除了着书立说,梁启超还曾在天津创办《庸言》半月刊,该刊声称超然于所有党派团体之外发表政见,坚持“独立不倚”。而除了谈论时局,梁启超在天津时还更多地将注意力放在民族工业的发展上,他曾大力支持并资助日后中国的化工巨子范旭东进行“工业救国”,翻开了中国制盐工业史上新的一页。


相关景点:梁启超纪念馆


位于天津市河北区民族路的梁启超纪念馆,由梁启超先生的故居和“饮冰室”书斋组成。修复后的梁启超故居,分为书房、起居室、家族纪念室等十二个展室,再现了梁启超当年居住的环境。展室分六个部分,分别是“勤学苦读的神童”、“戊戌变法的主将”、“君主立宪的鼓吹者”、“反袁护国的组织者”、“享誉中华的学术巨擘”、“寓居津门的饮冰室主人”。展室里陈列着梁启超的书信、书籍、历史文献以及活动照片等。 “饮冰室”书斋是梁启超晚年开展学术研究和写作的地方。楼内居室九间,均恢复了当年的场景。一进门是大过厅,左边墙上挂着一米高的蔡锷画像。再进去是书房和客厅。书房里摆满了书柜,客厅里陈列着菲律宾客人赠送给梁启超的蜥蜴标本以及鸵鸟蛋等复制品。二楼是梁启超的卧室、餐厅等。

袁世凯:知我者,天津也!

袁世凯


“窃国大盗”袁世凯与天津有着不解之源。他在天津小站练兵,成为人生的重要转折。他将天津看作一处“进退自如”的港湾,在天津建造了多处家宅,更为重要的是,他曾在天津做过的不少事情,令人们改观了之前对于他的看法。例如,他曾在天津创办北洋女医院、北洋女子医学堂、北洋军医学堂、北洋工艺学堂等,这些学堂为天津甚至整个中国培养了很多有用人才。他曾在天津成立国内首家官商合办的烟草公司,并将现代的警察制度带入天津。他还在天津创办无线电训练班,开启了中国广播电视事业的开端,等等。此外,袁世凯还为近代天津的建设出过不少力气,比如他批准签署了中国与比利时的天津电车电灯公司合同,让天津成为全国第一个有路灯的城市,他还很重视学生教育,曾向南开中学捐献1万元修建礼堂。正因为袁世凯在天津的种种举动,使得今日很多天津人对袁世凯的看法更为客观真实,甚至有天津人提议应为袁世凯树立铜像。


相关景点:小站练兵园


小站练兵园,是天津市“近代中国看天津”项目之一。建设规模占地面积20万平方米,除兴建了城墙、讲武堂、军事博物馆、新军督练处外,还建设了袁世凯行辕、行营买卖街等。以小站练兵史实为基础,以北洋历史、天津近代文化、小站稻文化为脉络,以历史展示和情绪体验为互动性的核心功能,兼具教育、休闲、购物、会议功能的故事主题型历史文化旅游区。

李叔同:忆儿时!

李叔同


弘一法师李叔同1880年9月23日出生于天津,整个童年都在天津度过,直到22岁东渡日本。李叔同出身名门望族,天生聪颖,自幼便在母亲的教导下读书治学,学习书法篆刻。除了儒家正统书文,他更喜欢读唐五代诗词和王摩诘诗等。童年的治学经历奠定了他日后成为才子与艺术家的结合体。而在大家庭里的经历也塑造了他未来的人格。李叔同年幼虽深居名门,享富贵荣华,但由于戍出身份也在精神上倍受创伤。这种特殊的生活际遇铸成了他特殊的人格脾性,那就是同情弱小者,以及对现实世界的不平、不满和反抗心态。最终他出家为僧也与童年际遇有一定关系。然而无论如何,李叔同对于天津的童年生活还是持有美好的回忆,那首着名的歌谣《忆儿时》便是李叔同童年生活最好的写照:“春去秋来,岁月如流,游子伤飘泊。回忆儿时,家居嬉戏,光景宛如昨。茅屋三掾,老梅一树,树底迷藏捉。高枝啼鸟,小川游鱼,曾把闲情托。儿时欢乐,斯乐不可作。儿时欢乐,斯乐不可作。”


相关景点:李叔同故居


李叔同故居原位于河北区粮店街60号,是一座清朝年间建造的一套由四个四合院组成的大宅院,平面呈田字形,有房60余间,占地1400平方米。院内建有游廊和小花园,室内陈设精致,环境幽雅。在宅院里有一西式书房,取名“意园”,是李叔同1910年从日本学成重返故里时修建的,以示一展宏图的意愿。院内花园游廊环绕,雕梁画柱交辉,室内陈设精致,环境幽雅宜人。为津门名人故居建筑中的一支奇葩。后来,由于住户繁杂,年久失修,粮店后街60号逐渐失去了本来面貌。

2007年天津市政府在老粮店后街的原址上开工重建李叔同故居,之后又对故居内部进行了装饰和布置,建立了“弘一法师——李叔同故居纪念馆”,2011年12月30日正式向公众开放参观。重建完成的李叔同故居纪念馆位于天津市河北区海河东路与滨海道交口处,总占地面积4000平方米,分为园林景观和故居两部分。


曹禺:没有天津,没有曹禺

曹禺


近代最着名的剧作家曹禺生于天津,并在天津一直生活到26岁。天津给了他无数的灵感,他最着名的两部作品《雷雨》和《日出》的原始素材都源于天津的生活。也是在天津,曹禺遇见了他的恩师张彭春。1936年曹禺在他的处女剧作《雷雨》中曾不无动情地说,要将这部戏献给张彭春,他是“第一个启发我接近戏剧的人。”


相关景点:曹禺故居纪念馆


曹禺故居纪念馆坐落于河北区民主道意式风情区,2007年完成整修,曹禺故居为前后两座共计600余平方米的意式小洋楼,馆前铸有曹禺先生的铜像。

严复:天津,第二故乡

严复


严复虽不是天津人,但一生最辉煌的时期、也是精力最旺盛的时期,即1880年到1900年,住在天津,因此天津可算是严复的第二故乡。而严复最为人所知的成就就是翻译了《天演论》,将“物竞天择,优胜劣败”的原则第一次引入中国,被视为开启国人心智的第一人。而这部伟大的着作就诞生于天津的一条小胡同里。除了翻译《天演论》,严复还曾在天津与友人创办《国闻报》,这是中国人在天津开办的第一份报纸。


相关景点:古文化街严复铜像


Copyright © 天津自由行推荐社区@2017